| 2020-01-14
阅读546

不到两个月前,我在云南省的西双版纳过新年。才两个多月,我便又在同一地方再过新年,头一次是中国农曆新年,第二次是南方边界少数民族的傣族新年,两者的过年气氛可说是南辕北辙。

宽广的湄公河近在咫尺,将邻近数国相同的民族文化、前途命运连在一起。事实上,泰国、寮国北方、缅甸掸邦都是在今天庆祝新年,这是俗称的泼水节,人们在这一天迎接新的一年。

我和我的团队本来要探勘这里的洞穴,但是决定休假一天,好加入庆贺的行列。一大早,好友丹增——也是云南省副书记——就把我接走,我们要一起观赏泼水节典礼的开幕式,但通往广场的马路已经塞满车。

不管是哪种卡车,都装满了水,驶向同一个方向,许多半开放的卡车上,铺了一层很大的塑胶布,当成暂时的蓄水池,车上的人都站在水池里,对着街上的人泼水。

不分行业,人们成群结队,走向同样的方向,有人穿着同样颜色的T恤,好像队伍的制服,其他人则穿着色彩缤纷的节庆服装,妇女穿上桶裙。这一天,小孩最快乐了,每个人拿着大型的彩色水枪,有的水枪是还到身高的一半。我们以前所知道的手枪型水枪,早就不复蹤迹,现在看来,那是小儿科,而且还是枪的笑话。

目光所及之地,男男女女都手持造型各异的水枪,有的枪口还多至五个喷头,枪的设计更附有多个能装载更多的水的部位。有的人背起传统的农药喷洒机,背后的水槽看来装满了水,甚至还有特别设计的装水背心,外型像摄影师的背心,很快就流行起来,它的喷水口宛如喷火口。而我们这种保守的人,只能拿着塑胶脸盆,水泼完了,还得赶紧回头装水。

当日高潮:行动喷泉攻击官员

当正式宣布1371年的泼水节开始,广场一片大乱,群众疯狂彼此泼水,看起来就像喷水泉从四面八方跃起,广场上还有几处喷泉,群众带着水桶、脸盆跳进喷泉里,水花疯狂四溅。我们那一队的高官从舞台后方撤退,然而,水不长眼睛,也不留情,我们被泼得一身溼。有些人很明显地在人群里,刻意对某些目标下手,报复政府官员,对着我们集中水力。

法裔义大利籍的Patrick是我们团队的贵宾,他带着一把小伞,以为可以逃过一劫,却惹来一场攻击。不一会儿功夫,他被一群很像特击队的人团团围住,每个人都对着他喷水,没多久,他被攻击到跪下来,用那支小伞挡住脸部和身体,这是那天最好笑的一幕。之后我们回到下塌的旅馆别墅,把身体弄乾。Patrick整个人也被这场攻击吓坏了,他一片茫然地发现防水背包已经浸水,里面有他的相机、手机、黑莓机、笔电和其他小玩意儿。我们道别时,我忍不住用同情的眼光看着他那些排成长排的电子仪器,在中国的热带炎阳下晒乾。我们总算迎接了1371年的到来。(黄汉华翻译)

被喻为「中国成就最高的在世探险家」的黄效文,因为致力探险活动,保育自然和中国文化,在2002年被《TIME》选为亚洲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