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1-14
阅读287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隐藏在熊本天草市一个小渔村中的「崎津教会」于2018年与长崎地区多个天主教群以「长崎和天草地区的潜伏天主教徒相关遗产」一起被登录在世界文化遗产。许多观光客到长崎及熊本都慕名前来巡游这些隐藏在各个村落、充满历史意义的教堂。

在17世纪到19世纪之间,江户幕府的将军「德川家康」因感受到这股宗教的势力,选择在全国发布了西洋宗教的禁教令。并执行基督教、天主教的禁教政策,採取锁国。在这样的政策影响下,教徒及教堂都受到迫害。虽然有发起反迫害的「岛原天草之乱」,但还是失败收场。
不过这一群人不气馁,用不同形式躲藏,三世纪的时间躲避了江户幕府政府缉捕。在暗中守护着自己的宗教信仰,并将自己的信仰用不同的方式包装隐藏在偏远的地方,持续流传。
随着时光推进,时隔262年后开放宗教自由信仰,这些教堂才得以结束躲藏的岁月、获得光明。最后以「长崎和天草地区的潜伏天主教徒相关遗产」之名义登录世界文化遗产名册上,也包含了大家很熟悉的、位在长崎市区的「大浦天主堂」。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02|往街道中持续走去,随风而来的是淡淡的海水气味,放眼道路的尽头,已经可以看到一片湛蓝的港湾,这村子就是这幺小,却充满了悠闲的气氛。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03|走进崎津聚落中可看见许多复古风味十足的店舖。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04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05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06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07|几只小花猫自在的躺在人行道正中央晒太阳,居民看见游客的到来也都点头打招呼,让人感受到村民的友善,但那几只小猫依然持续睡着,不知道是做了什幺好梦。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08|小小的崎津渔村满是惬意感,即便是假日似乎也没什幺人烟吵杂。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09|想了解更多当地的文化及故事可以拜访聚落中的「﨑津资料馆みなと屋」。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10|﨑津资料馆みなと屋以文件、照片展示,集结了相当多关于当地的故事在其中。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11|以模型展示过去﨑津聚落的样貌。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12|熊本县的天草群岛主要以发展海洋文化为主,是日本最早接触西洋文化的地区,也是西洋传教士首先登陆的地点,西洋宗教信仰从此蔓延开来,当地居民信奉西洋宗教的比例最高的地区。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13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14|﨑津资料馆みなと屋二楼。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15|从﨑津资料馆みなと屋二楼的迴廊可以看到﨑津天主堂。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16|长崎县和熊本县天草地区是当时传教士的船只停泊港口,集中的传教活动也在此展开,崎津聚落的故事也是从此展开。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17|这次拜访的「天草崎津集落」也是聚集精神信仰较为团结的聚落之一,也是熊本县唯一入选的教堂集落,其余的都在长崎县境内。

教堂的朝圣之旅,是许多人到天草地区旅游时会安排的主轴之一,主要是去这些曾经被迫害下而隐藏信仰的聚落。我们这次拜访的是同样在2018登录世界文化遗产、位于天草崎津村里的崎津教会。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18|崎津教会哥德式的教堂建筑,漂亮的彩色玻璃,尖顶矗立着一组十字架。

受到政府迫害时,这些聚落也因为因地点偏远,与其他区域相比,许多教堂都保存着完整的样貌,经典的12个代表已经组成资产,全都已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中。
这些建筑共同反映出了西洋宗教传入初期,传教士和先驱者在日本的活动受到禁止和迫害及禁令取消后宗教社区的复兴的样貌,是东方与西方社会文化对话交流与矛盾冲突的证明。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19|教堂旁边走几步就能看到海港,也因为教堂很靠港、近海,也被称之为「海之天主堂」。

崎津教会内展示着当时教会被镇压的历史,经典的哥德式教堂内部居然採用的和洋式混搭的风格,教堂中设置了榻榻米,中日式的美学混合是非常罕见的设计。
另外特别的是崎津教会一旁的白色墙面与部分结构是採用木造的,原因追究之下居然是因为经费不足,却也让这样的建造成为崎津教会的最大特色。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20|崎津教会每个星期天依然有进行弥撒,非弥撒的时间入场则需要预约申请才能进入参观,但是严禁摄影。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21|丰臣秀吉当时开始镇压教会后,聚落中才盖了一间「﨑津诹访神社」在附近的山头上。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22|就近欣赏崎津教会之外,登上半山腰的﨑津诹访神社可以拍到神社鸟居框着教会的画面。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23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24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25

熊本、天草|崎津教会・在海岸彼端找寻海之天主堂(世界文化遗产
26

实际走访崎津教堂,让人不禁感叹用有极权主义的政府控制之下丧失自由与信仰的可怕,也讚叹当时这些教徒与传教士都是为了实践自己的信仰,那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就让我想起了先前台湾推动同志婚姻时所受到的不实指控、打压及抹黑,不过同志们还是撑过来了,台湾也成功成为第一个同志婚姻落实的国家。换个角度想,如若不影响他人,为何要干预别人的信仰及追求幸福的自由呢?
人类拥有一个很好用的脑袋,只是有些人选择不用。我相信很多事情都是时间消化、沟通、理解及互相包容,社会才会更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