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1-17
阅读434
因为我对自己,野心仍在

「这情景中到底有什幺东西,让我们感觉到如此的特别?」这是村上春树和马拉松的对话,平凡无奇,但在跑马拉松的人心里,是一个永恆的对话。

我刚开始跑马拉松,的确也是想效法村上春树,众所皆知,他长年跑马拉松,他年纪比我大得多,他都行了,我为什幺不可以呢?像我这样一个从小上体育课都怕不及格,从来没有被班上选去参加大队接力的运动障碍者,现在竟然也跑了好几个马拉松。上星期,还报了一个苏格兰的威士忌马拉松,把我的两种爱好集合在一起。

这是撕心扯肺,过程中还觉得自己很蠢的运动:千里迢迢到异国参加赛事,冒着可能受伤的危险,强迫自己适应不一样的空气,跑到撞墙时,一直发誓下次本人不干了。然后拿到奖牌,不到一个月又报名下一个……,还偶尔受到脚底筋膜炎的威胁,以及其他中年人「你膝盖会坏掉」的恐吓,还好我的膝盖似乎愈跑愈健康,连从25岁就有得腰痠背痛都已不再威胁我了,说它不是恩赐也很难。真是一种跟自己过不去的运动啊!

然而充实的人生就是在种种和自己过不去的乐趣中挣扎的过程。

透过与马拉松的对话,寻找人生的解答

最值得庆幸的是参加了波尔多红酒马拉松,法国人的创意无限,虽然对马拉松跑者的保护比大和民族差很多。但一开场让人叹为观止、类似太阳马戏团的表演,证明法国人的确有领导流行的可爱想法。带着兴奋的心情出发,看着身边跑者的变装秀就是赏心悦目的事。途中还跑过非常多的知名酒庄,每个酒庄都供应充足的红酒。还有生蚝与牛排。

然而,当天日正当中的温度高达摄氏30度,在泥泞的葡萄田和石子路上跑42公里,绝对是一件苦差事,途中我竟然对自己生气了。我在玛歌堡的树下,坐了10分钟之久,一直告诉自己乾脆留在这里喝红酒!然而,却有一个非如此不可的声音,胁迫我一直跑下去。在半死不活的时候,我非常狼狈地到达终点。

「这情景中究竟什幺东西,对我来说如此特别?」所以,一再地参加着马拉松呢?村上春树说,每次跑马,他都这幺问自己。答案是︰不管看到什幺风景,可以清楚无误的感受到我们心中明确的决定。

每一次跑马拉松,我都非常庆幸自己坚持到底。那是一种从来不放弃追求人生里程碑的野心。让我相信我对自己的身体还是个主宰,对自己的灵魂仍能微笑相待。

是的,我相信不管在什幺年龄我都还在寻找一种勾魂摄魄的东西。我的小小野心,是我对生命的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