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2-14
阅读517
发明≠创新,实战是创业问题的最佳解

为什幺台湾得了这幺多发明奖,设计奖,创业比赛年年办,却没有捧出一个全球创新能力顶尖的企业?

当我询问台湾大专院校中,做技转成绩居冠,甚至有能力隔海告苹果侵权的成大研究总中心主任蔡明祺时,他给我的答案,无比中肯。「负责看这些发明的,不论是教授、教育部官员还是学生,没有一个人有开过公司,作过一天生意,都是不懂的,」

原来,成大也曾经历过这样的一段黑暗摸索期,后来引进具有业界实战经验的人才帮忙,才改变。

而像是台湾外界近年只要检讨创新,就马上跳过去鼓吹学硅谷,一味地说脸书,谷歌多好,就许多拥有创业经验的人来看,反而相当危险。主要关键也在于批评的人,亦常缺乏实战。

工业电脑龙头,研华董事长刘克振相当诚恳地说,正因自己拥有开公司的经验,更知道隔行如隔山,在属于硅谷数位创新的领域,他们这辈人不应该带头,连他也会向年轻一代网路创投人请教意见。

于是在这期远见封面专题里,我们更强调年轻一辈的创业家故事,这群人即便还没像郭台铭、张忠谋那样知名,经验却更值得学习。尤其是因为他们还对草创期的挫折印象深刻,可以清清楚楚告诉许多刚起步的人,哪里有地雷,赶快跳过。

当我们真实从台湾每个角落里,挖出这群年轻创业家,发现他们成功的答案,都和外界想的不太一样。不管是做铁捲门的奕成门业,希望改革果醋的太润生技,或者把发明奖实力,用在植牙技术研发,创造5000万技转金的蔡东霖,都是那些在冷气房里,想办法套他国公式的人,不会找到的解决方案。

台湾凭什幺再赢?可能没办法给出一个绝对清楚的答案,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坚持用实战检讨自己,路会远比想像得宽广,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