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2-15
阅读352
週二 2015-09-22Hong Kong In-media
在大数据年代,个人资料犹如一块拼图,别人手握愈多你的资料,就愈能拼合出你的身份。个人资料有时也像一条门钥,如落入不法之徒手中,便犹如可在你的家中自出自入,知晓你的祕密,换取利益。

早前着名第三者网站Ashley Madison的用户个人资料被盗所触发的连锁危机,大规模的家庭纠纷或是预料中事,然而由于当中涉及全球不少达官贵人,有犯罪者看準时机随即利用资料作诈骗,更有两名用户因此自杀。因此,活在这个世代,我们必须认清我们的「数码财产」,并好好保护。要保障个人资料,免于受到他人不必要的骚扰(如促销,揭秘),核心是要保障私隐;原因显浅,个人资料收集愈少,洩漏风险自然愈少。

上週键盘战线主办的「边个撑你?」记者会,发布2015网上服务供应商(下称ISP)的私隐及资料披露调查报告,让本地的私隐议题再三升温。报告对本港九间网络服务供应商的私隐程度进行评级,当中最高评级的是「谜米香港」及「香港独立媒体网」,而评级较低的则是「香港高登」、「亲子王国」等。

个人资料收集愈少 洩漏风险愈少

许多媒体也把本报告的着眼点集中在court order(法院命令)上,即有没有清晰的法律指引应付政府索取资料的要求。例如执法机关如用搜集证据的理由,并出示有效的搜查令(warrant)要求ISP提供用户的个人资料,ISP便须把所需的资料交予执法机关。然而我们曾否知道,ISP把我们多少资料、甚么资料交予执法机关?ISP又有否把我们的个人资料好好保护,保证不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卖作商业用途(如电话促销)?

按照现行执法的律例,警方检控,是按照用户的登记资料及IP地址(网路位址,Internet Protocol Address)。即假如警察追蹤到网民的IP位置,然后再向ISP索取用户资料,就可以追溯到那网民的身份。

因此环顾五项準则,第一项準则其实最为重要,即「要求最少个人资料作注册」。 原因明显,个人资料收集得愈少,自然洩漏的风险也愈少。这就是报告里「亲子王国」最为人逅病之处——须提供的个人资料非必要,也过多(婚姻状况、生育计划、孩子数目、家庭全年总收入)。

相对下,準则二、三、五(发表私隐政策声明、提供私隐投诉渠道、发表资料开报告)则更多是ISP形象建立方面的工作,即表达其对用户个人资料的保障承诺。作为用户,我们必须谨记,所有ISP手上的资料,都是属于我们的私隐。我们有权知道,我们的资料何去何从。

大数据年代:私隐是言论自由的根基

在大数据的年代,资讯流通自然是促进社会讨论的根基。而保障网民个人私隐的重要性在于,能保障言论者的发言自由度,不会因害怕被秋后算账,甚至政治监控而噤声。

香港独立媒体网由2004年创网至今,一向主张媒体自由,鼓励网上言论空间的开放性与独立性。香港独立媒体网一向也不会保留及显示用户的IP地址,对作者的私隐是一种重要的保障。由于我们不保存IP Log,所以,当我们遇上法庭手令,要求交出特定使用者的IP address时,也无从提供,因此保护​了使用者。我们只要求作者提供用户名称及电邮地址,便可开设帐户,发布文章。早前独媒网站也发表了私隐声明,用户也可以透过电邮发表有关私隐的查询。

开展媒体自由倡议工作:紧守网上言论空间

继早年被号称「网络23条」的版权条例、近年警方愈加频繁地使用「有犯罪或不诚实意图使用电脑」作检控,以至本年立法会对规管网上媒体的讨论,网上言论空间有明显收窄的危机。独立媒体(香港)在2011年开展媒体自由的政策倡议工作,数年来一直在媒体自由相关的政策上发表声明及策划行动。如淫审条例、版权条例、档案法、资讯自由法、斯诺登事件、香港电视发牌,至近年的被遗忘权及截取通讯及监察条例,独媒也一直紧密跟进。

大数据年代:提供愈少个人资料 洩漏风险愈少
本年四月起,独立媒体(香港)就截取通讯及监察条例的修订发表声明,并召开记者会及出席立法会公听会,要求保安局大幅修例保公众私隐。

要维繫媒体及言论自由的空间,独立媒体(香港)认为必须在媒体政策方面作出倡议,向社会大众及执政者建议、形塑更合时宜的媒体政策及言论空间。

香港独立媒体网,作为独立媒体(香港)的其中一个重点项目,期望能继续在本港日渐收窄的新闻及言论空间下,紧守那片自由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