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2-21
阅读633
週一 2018-09-24罗依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四日,香港民族党提交书面申述限期届满,保安局取缔民族党又完成一重手续。因念郑月娥政权慷纳税人之慨,动用更高官、更厚禄酬谢当初启动党禁程序之助理社团事务主任林晓彤之日不远矣。谨此介绍一下林氏为笔者所知一面,以资读者参考,对未来警务处长甚或保安局长姓乜心中有数。

晓彤一九八九年七月至二〇一六年一月浮沉警界二十六载有半,即出任警务处助理处长现职。按曾荫培后历任警务处长由见习督察升助理处长,李明逵、邓竟成耗时仅二十三年半,曾伟雄、卢伟聪则需时二十五年余,先例不利林助理处长高龄问鼎「一姐」宝座;惟强力部门如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事事「关心」下,晓彤年底迁高级助理处长,此后两年晋一级,尚能赶及五十五岁登大位。否则重蹈李家超警务处副处长而保安局副局长、副局长而局长旧路,不失为平步青云一途。届时《基本法》第二十三条未开花结果,亦瓜熟蒂落;晓彤翻手鸡毛扫、覆手杀威棒,雌威必不下「扫把头」当年勇,点到八百万香港市民唔服──点到你唔服?

在公在私,中联办均乐见林晓彤助理处长步步高陞──港岛工作部长吴仰伟,打从此女一二、一三年间坐镇西区警区,就交定呢位朋友。共党总书记习近平尝言:「联谊交友是统战工作的重要内容,也是统战工作的重要方式。党政领导干部丶统战干部要掌握这个方式。我们搞统一战线,从来不是为了好看丶为了好听,而是因为有用丶有大用丶有不可或缺的作用……统一战线工作做得好不好,要看交到的朋友多不多丶合格不合格丶够不够铁。」然则晓彤够唔够铁?睇佢一二年十月百忙中抽空出席香港岛妇女联会七週年会庆联欢晚宴主礼,听其一八年七月致函家超自谓「坚决相信,为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公共秩序、保护他人权利及自由计,必须禁止该社团运作或继续运作( resolutely believe that the prohibition of the operation or continued operation of this society is necessary in the interests of national security, public safety, public order and the protection of the rights and freedoms of others )」,够铁。合唔合格?合格──何似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唔合格,要剥夺资格。统战工作做得好唔好?好!安插佢做警务处助理处长有冇用?有用。提拔佢做警务处长、保安局长有乜用?有大用。对〈二十三条〉立法、执法又有乜用?有不可或缺作用……

语云:「唔睇僧面都睇佛面。」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印顺既然誉共党为「现世的佛菩萨」,仰伟尊前晓彤礼数自然周到,不便流露真性情。记得晓彤西区警区指挥官任内,一次驾临某青少年制服团体活动,接待处一名高中女生照例为嘉宾戴襟花;轮到晓彤,不知何故竟连珠砲发,下句较上句尖酸、前句较后句刻薄。该生一则体貌娇小如初中生,二则慑于官威,垂首避其目中凶光唯恐不及,岂敢回话? 晓彤旁若无人固然,讵料旁人见佢非如是;事主对接待员一职,从此敬而远之,后来索性绝迹该组织大小场合。素闻警界薄竟成得名「 Sorry Sir 」、贵伟雄扬言「你哋冇做错到」;一薰一莸,无怪乎晓彤始于半点唔抱歉、终于一路未道歉。晓彤予笔者之印象,自是空余一颗以警察制服包好之大苹果,两颊三分染红、七分涨红,红胜胸前鸡绳;双眼瞪得老大,浑圆过于身形、面形,眼白比指挥官白色上衫更白;颧骨饱满,呼应之官位有限,散发之官威则无上……

长官真猛人也。所谓猛人,恶人之尤甚者也,穷凶极恶到常人不敢直呼「恶人」,要「尊称」一声「猛人」。古之猛人,黑道中人居多,「江湖猛人」一词,乃常见报端;然则黑白两道既相濡以沫、双宿双栖于江湖,蓝衫员佐,不亦其中虾兵乎?白衣督察,不亦蟹将乎?警务处助理处长林晓彤,不亦江湖猛人乎?

试看今日之城中,正经人家与古惑仔女,竟是谁比谁敬爱警务人员、服从警方指示──资深大律师郭莎乐( Charlotte E. Draycott ),就向高等法院痛陈过路人郑仲恆对沙田分区前指挥官朱经纬警司「行为充满敌意,态度挑衅」;家翁为义安工商总会前主席向前少将、原名陈明英一位两子之母,则出钱又出力参与「蓝丝带运动」启动集会支持警察执法,捐助「敬言仁基金」周济「袭击他人致造成身体受伤」罪名成立之黄祖成总督察、刘卓毅高级督察、白荣斌警长,以及刘兴沛、陈少丹、关嘉豪、黄伟豪四警员;更有 14K 、和胜和大佬挂上蓝丝带,一二年十月四号朝相约大埔警署内,共商黑社会派兵旺角、铜锣湾助剿「黄丝贼」事宜;时至一六年某月某日,复闻大律师叹曰:「一哥已经落咗命令,各个社团都唔可以帮任何因为雨革、鱼革入去坐监嘅人。你一帮佢,差佬就喺出边打压你个社团……所以喺入边嘅义士,生活好惨、好辛苦……」

古语有云:「好仔唔当差。」「有牌烂仔。」「邪牌爱差人。」「包娼庇赌。」「贼过兴兵。」「贼来如梳,兵来如篦,官来如剃。」上述经验之谈、我国传统智慧,殖民统治虽漫长,不可废也──英人走,咖啡凉;正人亡,廉政息。麦理浩( Murray MacLehose )时代虽好,昙花毕竟係昙花;督爷种花人感恩,姬达( Jack Cater )爵士栽花,人人称善──

他年葬花知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