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3-01
阅读516
汙水处理技术居全球五强 连中火也找万年清救援

近来,环境工程顾问公司「万年清」,从上到下忙得人仰马翻。

除了得协同工研院材化所水科技专家,与台电密集开会,讨论如何尽快解决中火水汙染问题;还有全台各大工厂不断涌进来的电话,急着询问工业废水如何处理、如何回收再利用?

废水议题会突然跃上檯面成为新显学,其实与台中火力发电厂有关。

今年1月以来,中火已经三个月,连续三次遭台中环保局检验出废水中的硝酸盐氮浓度超标,4月中旬遭重罚2000万元最高上限,创台湾裁罚纪录。更严重的是,台中市政府下最后通牒,若4月底前提不出改善计画,或计画审核未过,恐遭停机处分。

这下子急坏了一群人。万一中火停机,全台大停电,可不是闹着玩的。

台中发迹 公司员工仅50人

中火事件也让工业废水处理再次延烧全台,各大工厂莫不绷紧神经,积极寻求解方。这让台中发迹的废水处理专家万年清,顿时热门了起来。

隐身台中,员工仅50人的万年清,早已因独步全球的废水处理技术「流体化床Fenton」,闻名全球。

相较于台湾废水处理大多仅停留于一级与二级,流体化床属高级废水处理,具备高效率与低成本优势。

其最大特色是能大量减少因废水经处理后产生的结晶废弃物。例如,造纸厂经传统废水处理后会产生大量汙泥,以大陆为例,汙泥是危险废弃物,每一吨再处理费用,高达6000人民币。但靠流体化床技术处理,「可降低八至九成的汙泥与结晶体,」万年清董事长何家庆表示。

这项技术让万年清,得以走出台湾,更抢进中国、印度、东南亚、非洲等市场。连以色列最自豪的海水淡化技术,也因无法有效降低浓盐水产生的结晶体,找上万年清希望合作。

不只火力发电厂、水泥厂,就连製鞋厂、纺织染整厂……,只要製程中得用水,水汙染状况愈严重的,愈是缺不了他。

万年清的创业历程,宛如台湾废水处理发展史的缩影,每一页都斑斑血泪。20年来,始终在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间不断拉扯,举步维艰。

技术为本 四剑客出走创业

台湾环境工程界都知道,万年清能有今天成绩,年营收3.8亿元,毛利达55%,全靠有「四剑客」之称的营运策略长卓连泰、董事长何家庆、总经理张湘棋,以及越南区总经理廖仁瑞,四人卖命拚搏而来。

问起当初为何创业,四个化工与环工硕、博士,异口同声说:「我们也是逼不得已的呀!」

「四剑客」原是外商环境工程顾问公司美滤三崎(U.S.Filter)的同事。年纪最小的张湘棋开玩笑形容,当时她是刚毕业的「菜鸟」,卓连泰是长官,「老闆一声令下,就傻傻的跟着出来了!」

1990年代,台湾环工产业逐渐成熟,却也竞争激烈,外商只想获利、赚快钱。「但我们是工程师,研发出身,不想放弃技术,」「当时我40岁了,在这行待了十年,除了这个还能做什幺?」卓连泰自嘲。

因此创业,成为唯一选项。1999年就在卓连泰号召下,四人拿出积蓄又找来亲友,共集资千万元创立万年清。张湘棋回想创业维艰,「刚创业,每个人都身兼数职,像我,除了跑业务,要跟客户简报,要写计画书,回办公室还要做研究、扫厕所……,没别人了,我总不能叫卓博士去扫厕所吧!」

做实验得彻夜留守,观察化学反应,卓连泰经常夜宿公司,「他常常两张报纸往地上一铺,就这样在办公室过夜,」张湘棋说。最后是伙伴们看不下去,替他买了张行军床。

但老天爷考验却接二连三,创业才半年就遇上九二一大地震,张湘棋回忆说,「我还记得,那天半夜大家都待在户外不敢睡,隔天一早又到台南出差,我一去,客户问我,地震全国都放假,你来干嘛?」

创业那一年,不只遇到大地震,之后全球网路泡沫,陷入经济衰退。卓连泰悠悠地说,厂商如果连生存都有问题,怎可能将钱花在废水处理这样的环境工程上?

张湘棋回忆,创业前十年,真的很辛苦。尤其没人懂财报,她是唯一的女生,还要负责记帐。工程师们对于处理废水很有一套,却对会计束手无策,「没人懂汇率呀,只知道拚命接单,赔钱生意也接,」卓连泰回忆。

创业初期原本看好环保署已针对废水排放,制订更高标準,包括1997年COD(化学需氧量)要从200mg/l降至100mg/l。但没想到,整体经济不好,2000年后,政府又放宽有些产业的排放标準,从100mg/l放宽到130mg/l、160mg/l。

「这样一放宽,我们有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觉,」他说。

没几年,万年清就把资本额烧光,股东吵着要退股,公司一度摇摇欲坠。卓连泰大学同学,成大化工系教授黄耀辉说:「我们念化工的,靠化工赚钱的很多,唯一难赚的,就是做环保。」「万年清刚创立时,业界都说傻。」

但何家庆则说,最艰困时他们也从未想过打退堂股,后来是卓博士设法筹钱,度过难关。

跨足海外 翻转苦撑命运

公司苦撑到2006年,接到永丰余大陆厂案子,跨入大陆市场,才出现转机。

何家庆透露,造纸业是所有传产中,用水量最大,也是汙染较严重的。在大陆,一间造纸厂一天得用掉16万吨水,相当于高雄市近1∕2的民生用水量。万年清因专利技术「流体化床」,能帮助客户达标,且比起传统废水处理更省成本,很快在大陆走红。

卓连泰苦笑,台湾因为环保标準较低,万年清苦心开发的新技术无用武之地,没想到竟在大陆派上用场,目前万年清流体化床新技术,全球大概仅五家业者做得到。

「现在,连越南都比台湾严格,废水排放标準提高至COD75mg/l,反观台湾,还是100mg/l、130mg/l、160mg/l不等,」卓连泰很感慨。

为求活路,万年清不得不走出去。从中国、越南到非洲、中南美、甚至印度、以色列。目前营收75%来自海外,以中国与越南为主。不少台商也是万年清的客户,像长春石化、纺织业者远东新、鞋业宝成、造纸业正隆、永丰余等。

卓连泰说,其实台湾可以不缺水,只要水能不断回收再利用。近年,政府总算积极起来,除了要求科学园区厂商水回收比例要从75%提高至85%,下一步,也计画规範工业区厂商用水回收比例。水利署也在全台规划六座再生水厂。

相信不久的未来,「一滴水用六次」将不再是空谈。

万年清

成立时间:1999年

创办人:卓连泰、廖仁瑞、何家庆、张湘棋

资本额:1.6亿元

员工数:50人

2018年营收:3.8亿元

2018年EPS:3.11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