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3-01
阅读548

游戏治疗 搭起彼此心的桥樑

台湾游戏治疗学会/提供

【记者刘又瑄/台北报导】如何从游戏中做治疗?又如何成为一个游戏治疗师呢?对于高淑贞来说,完全是一个偶然的机缘,结婚前的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与「游戏治疗」这个名词有所联结,甚至成为台湾唯一一个游戏治疗学会的创办人。

民国七十九年,高淑贞为了配合丈夫申请的学校跟随至美国北德州大学,由于本身强烈的升学动机,进入谘商研究所后,由于北德州大学的游戏治疗训练课程与盖瑞‧兰爵斯(Dr. Garry Landreth)的名气,使她选修了游戏治疗的第一个入门课,而当时盖瑞‧兰爵斯正好出版一本游戏治疗教科书,她书翻译此书,有了深入阅读及更多与老师交流的机会而对游戏治疗奠下深厚的基础,也被盖瑞‧兰爵斯视为「有潜力的学生」。
「别人学游戏治疗要好费钱、好费力到处飞去参加训练,我是在北德大等着各游戏治疗大师飞来给我上课」,高淑贞开玩笑着说,北德州大学有盖瑞‧兰爵斯建立运作的游戏治疗中心,内藏丰富的游戏治疗文献,每学期、每个暑期都会举办各种重要游戏治疗议题的研习会、工作坊等学术活动,没钱交费用还可以在有空的时候混进游戏治疗中心看录影带纪录,因此在北德大的后面四、五年,各学派游戏治疗代表人物的讲课、特定技术介绍及不同媒材接触使她喜爱上表达性治疗。

取得博士学位回国后,高淑贞从一个接触游戏治疗的工作者添加了一个训练者的角色,包括到儿童心理卫生医疗单位、儿童福利单位、以及学校教育系统,也接社福机构、私人执业所、大学附设社区谘商中心的案子,十五年的经验累积,使高淑贞对游戏治疗有了更多认同,在有许多机会接触对游戏治疗抱持高度兴趣的学习者与实务工作者的连结基础下,因而成立了台湾游戏治疗学会,从整体专业的发展做思考,愿意深耕与推广游戏治疗。

「人生不同阶段,自然会有的一些间歇性的需被理解支持的需求,不能靠少数的专业人员去满足」,高淑贞表示,因为开创治疗师的创造力是她很喜欢与推崇的概念,因此对建构一个沟通表达架构给游戏治疗工作者使用也产生相对的兴趣,因此「探索心游戏盘」诞生。

游戏治疗其中一种辅具为「探索心游戏盘」,它像是一种大富翁游戏,不强调输赢,而是着重自我表达与建立谘商的同盟关係,高淑贞解释,游戏的方式利于让人卸下心防、拉近距离,常常个案的儿童被父母带来原本很不情愿不愿意配合,但看到精美的游戏盘,就很容易激起好奇心,而过程中会抽到问题,因为是抱持游戏的心态,个案也会比较放鬆的回答游戏中的问题,若在团体治疗,其他儿童会认为「你都说了,我当然也要坦白」的心态,因而助于自我揭露。

延伸阅读
游戏治疗师专业生涯发展之叙说
探索心游戏盘在助人关係的运用
游戏治疗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