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3-04
阅读123
老议员的哀伤老议员的哀伤  汤文亮博士纪惠集团行政总裁

  今届立法会选举,最大输家当然是那些没有去投票的人,其次就是那些盘踞在立法会已久的老议员,有几位被震出局,新闻所见,他们都一脸茫然,有些做议员已经做了二十年,根本不能够适应外面的商业社会,更何况有不少员工跟他们搵食,以后何去何从,不但要为自己打算,更加要为跟他们搵食的人打算,一脸茫然不是没有道理,最不值的就是他们并不是输给政见不同的对手,而是输俾同路中人,年轻的民主派参选人,在老议员眼中,那些新晋的立法会议员,根本乜都唔识,连帮他们挽鞋的资格也没有,试问又点会甘心。

  有落选的老议员用人心思变来形容,既然是知道人心思变,点解他们又不及早部署,甚至考虑功成身退,的确有部份老议员不再参选,但亦有退出的老议员再次参选,实在太高估自己实力,他们不但落选,成绩更惨不忍睹。立法局年轻化,很多人担心与政府的矛盾更深,我觉得事情发展未必会如一般人所想,当日,昂山素姫被誉为全世界第一号民主女斗士,今日的昂山素姫,名为缅甸资政,实为领导人,什幺民主已经抛诸脑后,过往不少人以争取民主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当有了实权之后,他们视民主是一个过程,所以,倘若那些新晋立法议员日后表现与他们的竞选政纲有所不同,大家千祈唔好觉得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