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3-06
阅读632
葡萄牙语的想像 Whoman2005-12-08葡萄牙语的想像 如何证明这个世界的大?喜欢听音乐的你,一定明白我的意思,当以为搞懂了音乐的轮廓,总有早已存在的「未知」迸现眼前。

MPB(巴西流行音乐Musica Popular Brasileira)对流着拘谨勤勉血液的我来说,就是个「未知」典型,遥远与混种的印象,是模糊而关注无多也无从多起的,MPB-这音乐里的「未知」,它的存在隐隐暗示了我,世界之大啊,是学也学不完的,也许有比「学」更重要的功课。

Maria Rita,MPB世界里崭新又发散温暖光晕的女声,《Segundo》是05年推出的第二张作品,从开始聆听的那刻,语言的陌生感好远,声音里的热情把我拉近,一定是对Maria和MPB背景的未知开始发酵,靠着想像力,我脱得精光赤条,让Maria声音底酝的温暖给旋转,给照顾….

单曲『Mal Intento』是Maria的男人Jorge Drexler (荷西•德克勒)(「革命前夕摩托车日记」那个划向河彼岸的动人词曲)所谱下的低沈神韵;『Caminho Das Aguas』最爱鼓点熄后Maria就着钢琴渐熄的收尾;『Minha Alma』里精彩的钢琴三重奏我一个也不认识,但感觉那只左手的跳跃,是天生乐爱音乐的;『Feliz』小巧如手里旋转的万花筒,是只有自己才看得见的绮丽。

不晓得这遥远的葡萄牙语里,描绘的是南国浓到窒息的情抑或弃置的恨,但闭上眼睛,就能这幺跟着Maria Rita,一会儿挑眉一会儿抑郁自怜,也许我靠想像力的诠释和词曲创作者所要表达的不尽相同,但又何妨?透过Maria Rita,我在MPB里为驰骋的想像力找到栖息所在。

这个世界不幸的是未知的事情多到恼人,可也幸运的是很多事情我们不必了解,只须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