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3-06
阅读620

【记者陈孟婕、谢柏晟/苗栗报导】手背上的老人斑清晰可见,双手熟练编蔺,双眼戴着老花眼镜,专注的神情让旁人也跟屏气凝神,看着她完成作品。七十三岁的蔺草嬷陈素质,从小住在苑里,将蔺草编织成富有美丽花纹的手工艺品,化平凡为神奇。

苗栗苑里和紧邻的大甲、通宵地区一带,都是台湾蔺草文化的发源地,从清朝雍正时期就是台湾输出蔺草手工艺品的重要生产地。陈素质说:「苑里的女孩必须从小学习编蔺,十年前蔺草文化渐渐没落,近几年是靠政府和文化局推动才能被更多人看见。」

「现在都没有人要做了,但比较有年纪的人,每个人都还会。」陈素质的先生郭辉煌说。编蔺文化已大不如前,在苑里像陈素质仍然持续编蔺的人,已经剩下不到卅位,年龄都比较年长,她为此感到遗憾。陈素质表示,政府推这些相关活动,已经有少数妇人愿意重拾编蔺,但若要吸引更年轻的女性投入仍有困难度。

从房间拿出一大袋用塑胶袋包裹着的成品和半成品,每件都是陈素质亲手编织而成,她边拿边说明,有包包、坐垫和小动物等。当提到草帽时,她特别强调,「早期大甲、苑里、通霄是同时发展编蔺的地区,大甲人最早将蔺草外销到日本,普遍的人才会认为蔺草帽是大甲的名产,但这个技术其实大家都会。」。

近十几年来,苗栗政府积极复兴苑里当地文化,并建立蔺草文化馆,推动编蔺活动,让当地女性重拾旧有文化。苗栗县农会推广组技术员陈慧芬说:「蔺草文化馆设立到现在七年多,过去都有举办文物展、蔺草研习班,馆内也有展示文献,邀请苑里会编织蔺草的女性现场编织,让民众了解蔺草是如何编织的。」

现在苑里会编织蔺草的人,大多是年龄层偏高的女性。「为了在当地推广编织蔺草,目前三角、中正、文苑国小等三所学校推广蔺草编织文化,在乡土教学课程期间,会教导孩子简单的编织。」苗栗县农会推广组技术员陈慧芬说。

陈素质编蔺的任何动作毫不马虎,坚持手工製作每一件作品。她传承家乡的手工技艺,再加上巧思,展现对编织蔺草的热爱。「蔺草就是会呼吸的草」,乾燥时的蔺草容易断裂,在编蔺前,她拿起装水的喷雾器在蔺草上喷几下,还能防止编蔺过程中割到手。

编织一顶草帽至少需要五天的时间,拿一支、放一支,重複交叉的动作。过程不难,如果要学编花样的步骤就比较複杂,一天是学不起来的。因为编织时速度缓慢,任何一个步骤都不能出错,不然很容易从作品上看到瑕疵。

蔺草编成的侧背袋、龙虾、幔帘,挂在客厅的墙上,亲手编织椅垫用了十几年韧性很强,没有任何损坏。她爱上编织蔺草的原因很单纯,就是兴趣,再加上苑里编蔺的人不多,所以才会重拾旧有文化,让更多人看见。她开朗地说:「要学这个很简单,不会说很困难,认真学不用很久。」

三年前,因为兴趣加上家人的鼓励,陈素质的孙女帮她报名了台北市的街头艺人考试,测验当天独自一人坐火车北上。考试评分百分之四十由评审给分,百分之六十则是来自观众满意度。陈素质说,当时许多应考人都找亲朋好友前来捧场,自己住台北亲戚刚好出国,但她不慌不忙,想办法吸引观众目光。

陈素质鼓起勇气和现场的观众互动,「有没有爸爸、妈妈小时候在乡下钓过青蛙?」现场有不少人回应:「有。」她就当场编织蔺草青蛙,让民众拿棉线钓,钓到就可以留做纪念,越来越多人群聚集在蔺草嬷的摊位前排队。

她发现很难在十五分钟内做一只,就立刻改变策略,改送编织较容易的长颈鹿。用蔺草编织的长颈鹿除了可以当书籤,也会站立,广受民众喜爱。

考上街头艺人已经三年,陈素质周末经常在西门町摆摊蔺草手工製品,吸引不少对她的作品有兴趣的顾客。她也提供小量的客製服务,因为编蔺需要花很长的时间製作,她希望顾客保有耐心,作品完成会马上通知。

对编蔺富有情感的陈素质,藉由编织的实际行动,表达了对家乡文化的热爱。蔺草与她的关係,不只是传承了当地女性的特有技艺,更延续苑里在地的文化价值。

延伸阅读

蔺草达人部落格

蔺草文化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