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3-09
阅读759
走过八年欧债危机 欧洲大乱后能否稳健复甦?

不过,中美贸易战方兴未艾,已打乱欧洲的复甦脚步。国际货币基金(IMF)主席拉加德(Christine Largarde)形容,「全球乌云密布,只差一道闪电就能让全球下起暴风雨。」

而欧盟内部也状况连连。若只看欧盟四大国家,加起来占GDP62%的德、法、英、义,都各有头痛问题,在国际新闻里,这些国家都显得相当动荡。

英国局势〉脱欧歹戏拖棚近三年仍无解

英国自2016年6月脱欧公投后,今年已到了正式脱欧的关键点,举国上下却陷入严重分歧。

3月12日傍晚,英国国会大厦外头,气温不到摄氏10度,却挤满各国媒体和关心英国前途的民众。有人把英国国旗和上头有12颗金星的欧洲旗绑在一起,诉说支持英国留在欧盟的决心。有人则高举「Leave Means Leave」(脱欧就是脱欧)标语,捍卫脱欧立场。

国会大厦内,过度劳累而失声的英国首相梅伊,频频压着喉咙,要其他议员支持她前一晚才与欧盟达成共识的脱欧方案,但就连和梅伊同党的议员也不给面子,直接对她开呛。

其实,自去年11月梅伊把和欧盟其他27国谈妥的脱欧协议送交英国国会表决后,就开启一连串的风暴。

根据该协议内容,英国将在今年3月29日脱欧,到2020年底之前都是过渡期。在过渡期结束前六个月,英国将和欧盟签署贸易协定。若未达成,则可再延长过渡期。

另一争议是北爱尔兰问题。北爱尔兰隶属英国,南边和另一个国家爱尔兰接壤,但中间未设置海关、检查哨、巡逻队等「硬边界」。脱欧后,爱尔兰仍属欧盟,将产生边界与关税问题。梅伊提出的协议版本,也将维持不设硬边界的现状。

消息一出,反对者大肆挞伐,甚至有同党议员对梅伊发动不信任投票。就任仅四个月的脱欧大臣拉布(Dominic Raab)也愤而辞职,并批评这份协议会让英国一直留在欧盟关税同盟,无法真正脱欧。

高度争议下,这份协议在今年1月15日在国会闯关时,果然失败收场。

3月12日,英国国会再次就脱欧议案表决。儘管欧盟态度已稍微软化,同意防止北爱尔兰在脱欧过渡期后无限期留在欧盟,但反对派议员仍不领情,表决再度失败。

国会最终通过延后脱欧日期至6月30日,并排除最混乱的无协议脱欧。但情势依旧混沌不明。梅伊3月21日发表演讲,痛批国会,「对脱欧一拖再拖,实在是受够了!」

但弔诡的是,英国通过脱欧两年多来,儘管许多外商宣言要搬离英国,英国房地产与英镑也下跌,但《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指出,整体影响仍有限,若干产业甚至因此得利。

例如,英镑贬值约10%,带动造访英国的外国旅客,在2017年创下历史新高,2018年也可望刷新纪录。

房地产市场也一样火热。英皇御玺伦敦地产服务销售总监郑培欣观察,过去投资英国房产多以大陆人为主,但这两年多来,韩国、东南亚投资客涌入,成交件数比以往多近两成。

然而,《经济学人》示警,近来愈来愈多证据显示,英国经济已恶化。去年第四季,英国GDP仅成长0.2%,是金融海啸以来季成长新低。

此外,去年1到9月,英国的固定形成资本毛额下降。七大工业国中,和英国一样面临投资引擎熄火的,只有日本。这显示,英国孤立的代价已渐渐浮现。

法国局势〉黄背心运动变调 虚耗国力

欧盟面对的第二个问题,是延烧逾四个月的黄背心运动,原是抗议加增燃料税,演变为抗议贫富差距,甚至引发暴动。

3月16日,週六午后的巴黎香榭大道,两旁精品店、老字号法国餐厅林立,这天数百位身穿萤光黄背心的示威者,用石块把商店玻璃砸烂,焚烧店内的服饰、皮件,造成香榭大道满地碎玻璃、黑烟沖天。

「实在是够了!」一位旅居巴黎的台湾媳妇说,法国以往也有游行、抗议、罢工,但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刻意砸毁店家、洗劫商品,这已经不是他们当初想要的和平诉求。

黄背心运动的起源,和法国总统马克宏对气候变迁的高度关注有关。法国油价去年涨幅达17.6%,柴油更达21%,马克宏为了吸引民众购买电动车,仍决定在去年10月调涨燃料税,并预计今年还要再涨一次,造成民怨四起。

一位住郊区的法国中下阶层妇女,在网路发起请愿,要求政府降低燃油价格,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就有上百万人连署支持。

愈来愈多人呼吁后,不少法国人透过社群媒体集结,说好每週六穿着萤光黄背心示威,希望政府调降燃料税、马克宏下台。去年11月17日,黄背心运动首度上街,就有逾30万人响应,效应还扩散到其余20国。

几週后,法国政府妥协,同意停止调涨燃料税的计画,但示威者觉得还不够,依然每週六上街头,而且抗议手段愈来愈激烈,纵火、破坏、封路,样样来。

《经济学人》观察,仇恨气氛正在法国蔓延,从犹太人、记者、警察、富人、国会议员、总统,都成为目标,无一倖免。

为了回应这场法国50年来最严重的暴动,马克宏自今年1月15日起到3月中举行「全国大辩论」,和市郊、农村的经济弱势族群直接对话。他的民调已从去年12月历史新低23%回升至34%。

反倒是黄背心运动因过度暴力,正当性愈来愈低,民意支持度直直落,2月中首次有民调显示,逾半法国人希望早日落幕。

法国政府统计,黄背心运动四个月来,已造成1.7亿欧元(约台币59.45亿元)经济损失。

义大利局势〉陷欧债风暴 恐成希腊第二

第三个问题是义大利债务,会不会演变成希腊第二?

去年8月,欧盟结束对希腊纾困之际,却又出现义大利债务危机。由于义大利GDP占欧盟11%,足足是希腊十倍,引发全球忧虑。

去年3月义大利大选,传统政党纷纷落马,喜剧演员格利罗(Beppe Grill)创立的极端政党五星运动,一跃成为国会最大党,与另一个极端政党联盟党共同组阁。

五星运动发迹于贫困的义大利南部,竞选期间曾承诺要扩编社福预算、照顾失业青年。为了落实政见,去年10月大幅编列预算,赤字上限高达GDP的2.4%,比向欧盟承诺的1.9%更高。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分析,这种充满民粹主义的支出计画,使义大利公债殖利率狂飙,极可能经济崩盘、失业率上升。

欧洲央行在2009年希腊欧债危机时,几乎用尽所有政策工具。伦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李察‧波堤(Richard Portes)悲观指出,若义大利爆发危机,欧洲央行恐已无力解决。

在各界反弹下,义大利政府最后仍悬崖勒马,同意把2019年预算赤字从GDP的2.4%降至2.04%、共减少40亿欧元支出,并把债务从目前占GDP的131%,在2020年减少到129.2%。

不过,欧盟执委会副主席东布罗夫斯基(Valdis Dombrovski)仍忧虑,义大利政府充满不确定性,难保类似争议不再发生。

德国局势〉梅克尔不续任 政经添变数

多年来德国总理梅克尔(Angela Merkel)以稳健作风,带领欧盟向前走。但去年她所属的政党基民盟在大选中得票率大幅滑落,使她去年10月宣布在2021年任期届满后不再续任。

当天,德国公债殖利率创下四週最大单日升幅,反映投资人对后梅克尔时代甚为忧虑。

向来扮演欧洲经济火车头的德国,如今经济也陷入困境。

1月7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修正德国今年经济成长率为1.3%,比去年10月预测值低0.6%,是所有主要经济体中下修最多的。《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认为,各界对德国经济的忧虑正在加深中。

《经济学人》认为,当中、美这两个最大贸易伙伴愈来愈热衷把供应链带回本国,贸易也更加区域化,代表德国要把商品出售到其他国家愈来愈困难。

对此,德国政府正扩大基础建设支出、促进私人投资的税收激励措施,希望推动长期经济成长。成效如何,考验梅克尔未来接班人——凯伦鲍尔(Annegret Kramp Karrenbauer)。

欧盟局势〉期待动荡之后的新契机

忙着处理黄背心运动的马克宏,3月4日罕见地以22种语言,投书欧洲各国媒体,强调必须在政治、文化上重新定义欧洲文明,「这是欧洲复兴的关键时刻」。

马克宏提议创设「欧洲民主保护署」,对抗网路上的仇恨言论、假新闻,「欧洲气候银行」为能源转换过渡期提供资金,「共同边境警察」「欧洲庇护办公室」则可以处理难民问题、保护边境。

淡江大学欧洲研究所所长卓忠宏观察,少了英国的欧盟,如果能在马克宏提倡的架构下,解决难民、非法移民问题,极端势力可望消退,「欧洲统合的脚步会变快,从经济同盟走到财政同盟」。

即便未来三年欧元区、欧洲的经济预测皆不乐观,但各界认为,阵痛期后,欧洲的未来仍值得期待。

>>立即看【欧洲之乱】数位专题,了解最新欧洲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