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1-11
阅读688

大公社评:“自决”就是“港独” 同样必须反对

前特区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日前赴美演讲后回港晤传媒,提出“是时候讨论二〇四七之后的香港前途问题”,又声称“支持自决不等于支持港独”,云云。

陈方安生是一位资深政坛人物,历经所谓“英治”和中英会谈香港九七回归,对中国历史文化和政治现实应该有比一般人较深刻的认识,包括最少应该懂得“主权无交易、卖国不可为”的基本道理;然而,在“港独”这样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她竟会作出“黄之锋式”的表白,实在令人大吃一惊,更不能不对此种混淆视听的谬论予以驳斥。

陈太在访问中説,现在距离“五十年不变”尚有三十年,一些银行贷款等交易都涉及年期问题,因此是时候讨论二〇四七的香港前途问题了。

香港市民只要不是善忘的都会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港督麦理浩衔英廷之命访京,向邓小平提出香港前途问题,原因就是在“租借”条约下港英政府面临土地契约和银行贷款批出的年期问题。在那个时候,这确实是一个涉及主权的重大原则问题,不能含糊。结果,经过中英会谈,香港迴归祖国。然而,事隔二十年,已经迴归祖国的香港特区,今天却绝不存在什幺“年期问题”或“前途问题”。基本法“五十年不变”,指的是社会制度和港人生活方式不变,完全不涉及主权,香港只有一九九七、并无二〇四七,二〇四七年绝不是一个要在主权问题上“再谈一次”的“期限”。

更有甚者,黄之锋等人提出要就“前途问题”发动一次“全民自决公投”,由“全民投票”来“决定”二〇四七年以后的香港“何去何从”,而且还貌似公正地提出了三个所谓“选项”,即“一国两制”、“一国一制”和“香港独立”。

如果要説用心之阴险和狂妄,所谓“三个选项”也可谓“登峯造极”之作了,他们侈言,三个“选项”,“一国两制”和“一国一制”都最能符合北京心意,可见“自决”是公平和公正的;那幺,如果“自决”结果是“独立”,北京就不能“输打赢要”、不予接纳了。这真是那门子的鬼话。

事实是,所谓“三个选项”,其实只有“一个选项”,就是“港独”。分离分裂势力就是企图以“公投自决”来达到为“港独”造舆论、找“根据”的目的。可以肯定,在他们一伙的操控下,所谓“公投自决”的唯一结果必然只会是“港独”。这已是完全可以预见的。

“港独”只能是死路一条,但眼前事态的严峻却不能低估,狂妄如黄之锋、老练如陈方安生,为什幺都会在二〇四七和“公投自决”这个议题上大做文章?而且在未来九月的立法会选举中将会有所行动。对一些人来説,鼓吹“自决”、谋求“港独”,既能满足“波士”要求,也是瞄準北京“死穴”作“绝地反击”的最后一搏。可惜,分裂国家民族者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港独”又何独不然?

来源:大公网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