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8-31
阅读198

一年后的今日城

一年前的今天,你在做什幺?

回想起来,我应该在湾仔至金钟一带游蕩。对,是游蕩没错。作为一个亏龟的港女,我连走入添马参与「非法集会」的勇气都不够,但却仍然在「上街散步」期间被差人当是寻衅滋事般查问,直至有白衫差人认为我和同伴毫无危险性才「由得佢地係度啦」。

一年过去了,当日的愤怒已消散得七七八八,但无力感却与日俱增。走过报摊,看到某报「曲到圆」的头版广告,更觉城市的荒谬。

然后我到沙田大会堂看了一齣话剧《第拾壹方案——今曰城》。明明是一个英国改篇剧本,却总让我不期然地想起这一年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

故事由观众席顶的宣传机器广播展开序幕。某个遥远的国度,政府强迫市民由旧城迁都至今日城的故事。全剧共有六个场景,由社会不同阶层的人,以及他们在新、旧城生活的所见所闻串连起整个故事。所有角色都谈论着一个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男人,一个虚拟的权力象徵。当大家面对着这股无形的白色恐怖,究竟可以如何自处?

推土机不断摧毁旧城的一切、女人高呼着哀悼快要失去的城市,这个本身已不易消化的剧本,在如此社会气氛下的香港看来更让人倍感沈重。

也许,就正如戏团的宣传口号一样,生活在香港,「做返个正常人,是今日最离地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