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1-12
阅读623
有口难言 失智症者疼痛有谁知 老年人常合併慢性疾病且引起病痛,随着年龄增加又常合併失智症而引起的认知及沟通障碍,难以表达疼痛。轻、中度失智年老患者仍有语言能力来表达疼痛,重度患者则需靠非语言方式来表达,如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 美国老年医学会在 2002 年曾提出对重度失智患者疼痛行为的观察,包括脸部表情(脸部肌肉扭曲、皱眉)、出声(呼叫、呻吟)、身体动作(坐立不安、不愿活动)、人际互动改变(激动、攻击、退缩)、生活型式改变(拒食、睡眠障碍)、心智行为改变(流泪、混乱)等,这些变化并不明显,常常是与患者长期相处的谨慎照护者才会观察得出来。失智症老年患者的疼痛经常被低估,未得到应有治疗,因而导致躁动、焦虑、食慾减低、睡眠不安、活动力降低,更使认知功能恶化,造成恶性循环。 护理之家的失智症老年病患出现疼痛者高达 40~80%,尤其是病况严重者,但目前并无优良临床指引可供参考来治疗疼痛,使这些病患的疼痛常出现治疗不完善的风险。 2012 年 4 月 Nat Rev Neurol.电子抢先报导英国学者 Corbett A 等报告有关失智病患的疼痛评估与治疗,分析疼痛的病因和失智症相关的神经病理学对疼痛的可能角色。本综论文章指出,虽然评估失智症病患的疼痛非常重要,但被提出的各种评估工具缺少一致性;临床上对于此种病患的疼痛处置与侦查指引及评估工具有限,可能会导致对此类病患的疼痛诊断和/或治疗不足,临床实用上需要一套实用而简单的评估方法。 临床证实使用止痛药可解决失智症病患的疼痛,尤其是 paracetamol,可改善其疼痛、不适和相关的苦恼症状;虽然也有使用吗啡类药物、抗忧郁药、抗癫痫药和其他新式止痛药,但此类药物应限用于严重的疼痛,且应探讨其相关作用与副作用,及这些药物对情绪的影响;未来对失智症病患的疼痛处置,应着重非药物治疗,进阶治疗流程和 NSAIDs 的价值。 此外,目前临床上评估疼痛的工具是否适用于失智症病患,有待进一步验证,初步结果显示这些评估方法可让临床人员有效鉴定失智症病患的疼痛和其相关行为,且可供敏感评估疼痛强度的变化,但尚未得到一致认同;另外也有探讨使用脑脊髓液中的生物指标作为疼痛的参考,未来可供应用。 (封面图片来源: Mark Nye, ClubofHumanBeings.com via photopin 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