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1-13
阅读223
每天工作16小时

郭台铭在一场科技大学的毕业典礼中致词,勉励在场的年轻人,对他们说,只要跟他一样,每天工作15、16小时,没有週末休假,坚持45年,每个人都能超越他。这番话若出现在40年,甚或30年前,看着站在台上的首富,或许真能鼓舞、激励许多年轻人。可惜,今时今日的时空背景已大不相同,在年轻人的社群网路上,引起的是诧异与讪笑。对四、五年级生来说,付出一切努力打拚未来,是理所当然的事,却令年轻世代感觉极为荒谬。那段时间,我非常深刻的感受到所谓的世代差异与隔阖。

我的五年级朋友心梅对我说:「我也觉得荒谬啊,过去30年来,我真的是牺牲了许多假期,没日没夜的投入工作,可是,我并没有成为首富啊!」她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可是除了这样,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有什幺选择。」我了解心梅奋斗的过程,她和先生合力经营进出口生意,忙碌的时候,只能和先生轮流睡在公司的沙发床上。大陆开放设立工厂,他们是头一批勇闯的台商,一起进去的同业,好多都铩羽而归,她总说他们是特别幸运的。为了视察工厂,她曾在颠簸的道路上乘车八个小时,上不了厕所,反覆发作的膀胱炎,让她饱受折腾。而他的丈夫为了应酬与熬夜,更是得了肝硬化,50几岁便撒手人圜。

四、五年级的我辈中人不仅拚命也很认命,或许因为这样才共同创造了台湾的经济奇蹟。有人疏离了与家人的关係;有人毁坏了健康;有人牺牲了脏器,他们上有老,下有小,太多责任与负担。

世代观念虽有差异 仍能携手为梦想奋斗

台湾週休二日是从1990年代逐渐推行,从七、八年级生以下,觉得一週工作五日天经地义;每天工作八小时是基本权利;不支薪的加班是违法的,「每天工作15、16小时,没有週末休假。」简直是天方夜谭。年轻世代可以为了兴趣而工作;可以为了理想而工作,更多时候,他们的工作是为了自己而不是别人。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世代差异吧!

我依然记得,台湾经济最荣景的时代,出现了这样的口号「让爸爸回家吃晚饭」,那些不能回家吃晚饭的爸爸,都在辛苦工作着;而我也记得,在那些加班加得没日没夜的年代,曾经有人问:「这真是我们要的生活吗?」当时,有人这样回答:「我们如此辛苦的工作,就是为了我们的下一代,可以从事艺术、文学,过着他们想要的生活。」

年轻世代的工作目的与我们不同;工作态度当然也不同。我想像着在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我辈中人与年轻世代在沙滩上并肩而坐,面向大海,分享着曾经的奋斗与挫折,也分享着未来的理念与梦想,该是多幺美好的画面。